推 荐
英德市横石水镇华屋村建立国防教育基金会

 

  为鼓励年轻人从军,基金会对入伍者每人奖励500元,最开始发起这个基金会的是英德市横石水镇华屋村的6个村民。果然,退伍回家的青年不参与打架、赌博,认真做生意,引领了风气。10年过去了,基金会的捐款者已经发展为该村的整个华氏家族村民。

  2004年6个人成立华屋村国防教育基金会

  2000年前后,英德市横石水镇华屋村村民华友宁30岁出头,从十几岁开始,他先后去过广州、深圳,从最初在路边摆地摊,卖的是筷子、脸盆、纸巾等生活用品,直至有一天他不用再跟城管打游击战了,他用攒到的钱开了一家粮油店。

  从一个一无所有的农民,变成了大城市里的“小老板”,每次回村,找他聊天的乡亲多起来,华友宁认为:“大概是因为在他们眼里,我是一个见过世面的‘成功人士’。”

  当时华氏家族里一个男青年的父母向华友宁哭诉:将近20岁的儿子整天游手好闲,不到田里干农活,整天就是打麻将,任凭家人怎么说、怎么骂也没用。这对父母希望华友宁带着儿子出去闯一闯,让儿子“能变得有责任一些”。

  “这不是个别现象,当时村里的很多青年都是这样。”华友宁和村里的华胜周等人开始动员华氏家族的青年外出打工,他们当时想:“外面的生活很艰辛,打几年工回来,应该能让这些年轻人变得更懂事一些。”

  可是事实与他们当初的想法并不吻合,正因为亲人不在身边,对于一些青年来说是“天高皇帝远”,有人开始买六合彩,还有的人学会了吸毒。“这些小子,怎么在家里、外面都不学好啊?”这让作为长辈的华友宁、华胜周等人大伤脑筋。

  到什么地方才能让青年人能“学好”?就在大家都束手无策之际,华胜周建议:“要不就把年轻人送到部队当兵?”理由是:部队管理严格,是教人学好的地方,军人的素质普遍都很好。

  华胜周的少年时代,村子旁边驻军部队经常与当地百姓来往,当时父亲患有肺结核,母亲患有心脏病,于是家庭的担子就落在了华胜周和哥哥的肩膀上,常常有军人来到家里,帮助打水、扫地,“常常是很主动地过来帮我们干活,然后微笑着离开。”没事的时候,华胜周还跑到军人的训练场地里,跟着军人一起比划着军体拳,当时的这些军人大哥哥也很乐于教他练拳。“军人的素质特别高,说话、待人都特别好!”华胜周还有一个遗憾:由于当时父母长期卧病在床,自己没能报名参军。

  “鼓励年轻人到部队里锻炼一番”,响应华胜周这个建议的除了华友宁,还有华育三、华艳文、华国营、华求珍。而在此之前,村里面当兵的人并不多。

  2004年,华屋村国防教育基金会成立了,资金来自华胜周等六人的集资,每人出钱200元,另外又拉了一些赞助费。基金会规定:凡能光荣入伍的每人奖励500元,若在部队立功者,按其立功等次给予不同金额的奖励。而考入国家级示范性高中、大专、本科院校、硕士、博士的青年,也会给予不等金额的奖励。

  在部队里最大的收获是责任

  第一个受到奖励的是华家福,2004年的12月,他是华屋村华氏家族唯一一个入伍参军的男青年。

  入伍后的第二年夏天,某天中午天气炎热,华有福和两个战友一起藏到所在连队的菜地里喝啤酒,结果被班长发现,当天晚上三人每人写了7页检查、3页保证。“这件事让我刻骨铭心,我学会了有些事能忍则忍,必须学会克制自己。”

  两年服役期满,他回到了老家,有村里青年找到他:“你在部队两年,身体也练得强壮了吧,走,打架去!”没想到当兵以前也打架的华有福说:“遇事能忍则忍,打架有什么用?”并跟他讲道理:“打伤了别人,自己要付医疗费的哦。自己被打了,身体受伤也不是好事啊。专心做点事,多好啊!”这样的事,华有福遇到了很多次,对方听了,要么扭头就走,要么说一句:“你说的也对啊。”

  打麻将赌钱是村里人的一大爱好,而年轻人更是乐此不疲。“有福,三缺一!”有人来叫打麻将,华有福也是拒绝,他讲道理:“打麻将有什么好处?赢了的人觉得赢得太少,还想再打。输了的人想着赢回来,就会继续打下去,可是你们看,打麻将的人有发家致富的吗?”

  华有福先是在广州粮油店打了几个月的工,打工过程中对做生意的事情有了一定的了解,然后就在横石水镇上摆了一个水果摊。因此,华有福也成为村里“成功人士的楷模”。有人纷纷议论:“好好找点事情做,才是正道啊!”华胜周很是欣慰:“认真做事,认真挣钱,这才是正道!风气形成了,我们华氏家族青年跟人打架的事情就减少了。”华胜周现在经营自来水管,“没有事做的青年,想跟着我干也行,要么我介绍一点事给他做。”

  “我在部队里最大的收获是责任。”当兵之前,华祖俊不是一个太听话的孩子,有时候经常出去跟小伙伴们玩耍,很晚也不回家,这惹得奶奶爸爸妈妈很不高兴。退伍回到家里的那天,华祖俊发现本来很年轻的父母苍老了很多,脸上的皱纹很明显,眼袋加深。更加苍老的是奶奶,婆孙俩坐在小板凳上说话,不知不觉间两人哭了出来。从此以后,特别是深夜有人叫他出去玩耍,华祖俊就要向家人“请示”,得不到“批准”坚决不出去,“不能让家里人担心我,自己心里得有家里人。”华有福看到父母的花生地有活要干,因担心“请示”得不到“批准”,他都是主动除草、打药、拔花生,做完了再告诉父母,先斩后奏。

  19岁女孩说高考“如果填志愿不理想的话,我就去报名从军”

  华艳文也是家族里的管事人。每逢大雨,村里的路总会被冲坏冲毁,华艳文都要组织青年去修整这些路,很多青年要经过多次动员才愿意参加,而华有福和另外一名退伍军人华祖俊,每叫必到,背石子、铺路的时候,干得也很卖力。

  令华艳文欣赏的还有退伍军人的礼貌。有时候华艳文在路上遇到华有福,作为晚辈的后者总是主动打招呼,面带微笑。“有时候走路,他让长辈走前面,坐在家里,长辈先坐下,他才肯坐下。”华艳文说,这就是军人与其他人不同的地方,普通青年在这些细节方面做不到,而这些细节恰恰能反映军人的素质。

  华艳文的小儿子正在读初中,他经常教育小儿子:“像军人一样,站有站相,坐有坐相。”而父亲推荐的榜样就是华有福和华祖俊,“这是在部队里养成的习惯,并不是刻意做出来的。”华有福坐下的时候,挺胸、收腹、抬头,双膝并开与肩同宽,双手分别搭在双膝上。华祖俊当过5年兵,即使坐在松软的沙发上,脊背依然挺直,走路的时候,步伐很稳,他的要求是“眼睛能看前方100米”,这让华艳文“推崇备至”:“你看,这样的姿势多好看!”

  10年过去了,基金会的捐款者从最初的六人发展到全村的华氏家族人的参与。有很多的乡亲找到华胜周,提出愿意每年向基金会捐钱,“对当兵的青年进行奖励,这是好事啊,年轻人经过在部队的锻炼,提高了素质,也引领了风气。”2014年正月初三,在广州、深圳、佛山做生意的华氏乡亲回到家,纷纷向基金会捐款,最高的捐到5000元,最少的也有1000多元。一位捐款者说:“这几年村里没有出现因打架而跟派出所打交道的人,这要归功于基金会。”基金会成立至今,华屋村华氏家族共有17人从军,每年有一到三人入伍。

  华胜周的女儿华瑾莹今年19岁,与其他女孩不同的是,阿莹不看偶像剧,专看军旅剧,“我崇拜军人,他们的性格坚韧。”现在她刚参加完高考,在这段空闲的日子里,这个姑娘做起了军旅梦:“如果填志愿不理想的话,我就去报名从军。”她也只在电视上见过女兵,而在此之前,华屋村还没有出过女兵。


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[ 编辑:Hzm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