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 荐
闽汀华氏始祖京一郎与华瑛辨析
闽汀华氏族谱》载,始祖“京一郎1080-1152),无锡武陵街人,当宋绍兴年间(公元1131-1162)宦游沙县,因家于连城,携家眷属居于县衙背,后遭兵乱忻流而上卜居连城东溪继迁姑田龙坑。以帝王世纪考之,我祖之生当与原泉同时,而出自何派书缺有间,盖是时南北扰攘,民皆荡析离居,虽有流传谱牒,大多为兵燹所伤。恭观无锡诸谱,以原泉为一世,自原泉以上至孝子,凡廿世悉缺而不录”。闽汀华氏至今裔孙传四十代,人口十万之众。

而同是京一郎公后裔的江西等六省二○○六年统修京一郎公族谱认为: “华瑛,曾于宋供京职,人称京一郎。南宋绍兴间外放入闽,任福建延平府沙县令,携眷属居于县衙背,辞官后曾转徙居宁化石壁、连城东溪之傍泉岭下,最后定居连城姑田龙坑”。

细考闽汀和江西族谱关于闽汀华氏的无锡之源,即:今日之闽汀华氏与无锡以原泉为始祖的华氏“十通五奇”是同支还是钓誉?同治闽汀族谱开篇记载,先祖原籍江南无锡武陵街,这个地名今无锡仍在,既然族谱认定先祖京公是武陵街人而不是荡口(华原泉为荡口人),自有其道理。一八六九年(同治七年间),先祖达璋从京师回来想去弄清先祖上代,径直来到武陵街,前往惠山孝子祠,而没去荡口(当时荡口华氏名气已达鼎盛),这从侧面证实我们祖上是孝子后(我QQ空间有此文摘要)。还有,达璋记载,说前人去寻祖见到孝子祠照壁后的阁合中有京一郎往外记载,说明先祖是孝子后。

查无锡华氏通九支谱,瑛祖父诠“生于南宋开喜二年一二○七年”,以二十年一代推算,其父友谅至少生于一二二七年后,瑛为友谅五子,至少生于一二五五年后,与闽汀华氏族谱之京一郎先祖乃北宋末年人,“绍兴年间(一一三一年至一一六二年)宦游沙县”时间上不能吻合,闽汀华氏族谱还载,嘉定十二年即一二一九年,京一郎之子九郎携五子迁上杭仙阁峦,如按江西谱,此时华诠才十三岁,华诠子华友谅、孙华瑛还没出世呢!又查无锡锡山通九支谱,第七世“瑛,行奇四,字延珍,号梅窓,配李氏,葬芙蓉山,传至四世无考”;根据无锡图书馆藏,无锡华氏宗谱载,瑛一传,二传,三传,四传均与闽汀谱记载不符,他们的葬地均在无锡。根据无锡地方志办赵承中老师最近提供的《奇四府君宗谱传》:府君讳瑛,字廷珍,号梅窗,庆三府君第五子,第奇四。处田里,乐善好儒,雅不喜仕进。生元至十六年(1279)十二月廿一日,卒元统二年(1334)二月二十日,年五十六。配李氏。葬芙蓉山。子五:浩、浚、澄、潜、沂,这里华瑛的生卒证明我前面的推断。瑛在无锡惠山山麓别墅内筑一楼,名“溪山胜槩楼”,元郑元佑(浙江省遂昌县二度街人)有《溪山胜槩楼记》纪其事。

第八世

     浩:瑛长子,字希孟。子二。师中,玉

     浚:瑛次子,字希明,江西省乐平县万山务监税。子一诚。

     澄:瑛三子,字清溪。子二昭、圭。

     潜:瑛四子,字希元,赘无锡县胶山王叔家,不知所终。

     沂:瑛幼子,字彦鲁,赘无锡县怀仁蔡兴家,不知所终。

第九世

     师中:浩子。无传。

       玉:浩子,字彦珍。子二。

       诚:浚子。无传。

      昭:澄子。无传。

       圭:澄子。无传。

第十世

       镇:玉子。无传。

       钺:玉子。从戍沔阳(现湖北省仙桃市)失考。

再查闽汀华氏族谱,京一郎及其妻室张氏一娘坟墓俱在,世系清晰,京一郎子九郎公夫妇墓在广东英德县也无争议。如果京一郎就是华瑛,那么就出现了二百多年的代差,其子九郎公携五子迁居上杭仙阁峦的时间(碑刻嘉定十二年即一二一九年)也错了,甚至还出现京一郎与其第四代孙十八郎(连城姑城修有他的庙)同朝为官的尴尬。闽汀华氏十五世孙华云龙生于1332年,如果按江西谱说法,闽汀华氏始祖是华瑛,两者间隔只有53年,岂不荒唐?!京一郎从京城任职被贬沙县可能并未到任,故沙县志和延平府志无其任职记载,这是合理的。最近,笔者接触到平昌华氏族谱。据《平昌华氏宗谱》所录《华氏先代辑略》记载:华成之父原渊,北宋时任亳州教转长安令;原渊曾祖华茂,《华氏先代辑略》则指明华茂、华荣为亲兄弟。先祖为三国时期吴国徐陵亭侯华覈(核)。平昌华氏为华茂—原渊—华成之后裔;无锡华氏为华荣—原泉—华诠之后裔。无锡华氏绝非原泉一支!

还有一个比较有意义的事,这就是甲午仲冬中澣廿八世孫紹心为四修族谱写的《家谱序》(见我QQ空间),一是将南宋绍兴年间写成南宋中叶,二是说到南渡这一荣耀之事后,说“夫原泉既為無錫華氏始祖,我京公由無錫徙閩則原泉与公不為同祖也為同宗”。 他虽有攀附无锡十通五奇之心,但最后又说祖宗之事“悉仍舊載不敢妄更”。

再读《闽汀华氏族谱》“恭观无锡诸谱,以原泉为一世,自原泉以上至孝子,凡廿世悉缺而不录。可知年湮世远,文献无徵。虽世守宗祧之裔,亦莫能知其祥,其他复何望哉!”看来闽汀华氏始祖出自何派真的是“书缺有间”了,然,闽汀华氏京一郎是孝子后绝无疑义,华瑛也绝不是京一郎!希望京公后裔加以鉴别。


闽汀华氏三十一世孙华冬福


查无锡华氏通九支谱,瑛祖父诠“生于南宋开喜二年一二○七年”,以二十年一代推算,其父友谅至少生于一二二七年后,瑛为友谅五子,至少生于一二五五年后,与闽汀华氏族谱之京一郎先祖乃北宋末年人,“绍兴年间(一一三一年至一一六二年)宦游沙县”不符,闽汀华氏族谱还载,嘉定十二年即一二一九年,京一郎之子九郎携五子迁上杭仙阁峦,如按江西谱,此时华瑛还没出世呢!

又查无锡锡山通九支谱,“瑛,行奇四,字延珍,号梅窓,配李氏,葬芙蓉山,传至四世无考”;根据无锡族谱载,瑛一传,二传,三传,四传均与闽汀谱记载不符。再查闽汀华氏族谱,京一郎及其妻室张氏一娘坟墓俱在,世系清晰,如果京一郎就是华瑛,那么就出现了百五十多年的代差,其子九郎公携五子迁居上杭仙阁峦的时间也错了,甚至还出现京一郎与其第四代孙十八郎(连城姑城修有他的庙)同朝为官的尴尬。最近,笔者接触到平昌华氏族谱。据《平昌华氏宗谱》所录《华氏先代辑略》记载:华成之父原渊,北宋时任亳州教转长安令;原渊曾祖华茂,《华氏先代辑略》则指明华茂、华荣为亲兄弟。先祖为三国时期吴国徐陵亭侯华覈(核)。平昌华氏为华茂—原渊—华成之后裔;无锡华氏为华荣—原泉—华诠之后裔。无锡华氏绝非原泉一支!

再读《闽汀华氏族谱》“恭观无锡诸谱,以原泉为一世,自原泉以上至孝子,凡廿世悉缺而不录。可知年湮世远,文献无徵。虽世守宗祧之裔,亦莫能知其祥,其他复何望哉!”看来闽汀华氏始祖出自何派真的是“书缺有间”了,然,华瑛绝不是京一郎!

闽汀华氏三十一世孙华冬福


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[ 编辑:Hzm ]